嘀嗒小说 > 第一甜婚 > 195 谢先生,我们不熟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宋央抽回手,大步朝着父亲的方向走过去,“您怎么来了?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,我好去接您。”

    边上沙发里,岳风脸色很难看,尤其他看到谢戎城同女儿一起回来,两人还态度亲昵,心中更是怒火翻涌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之前出了事,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?”岳风看着女儿,神情也透着冷冽。

    宋央动了动嘴,心想孩子们被绑架的事情,外界没人知道,知道的人数屈指可数。父亲突然跑来兴师问罪,这是谁给他透露的消息?!

    “爸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宋央回答,谢戎城已经先一步走上前,道:“爸,孩子们的事情已经都解决好了,您上了年纪,央央担心您的身体,所以才没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爸?!

    听到谢戎城的这句爸,宋央脸颊不自觉飘红两抹红晕。咳咳咳,这种情形见面本来就尴尬,他这一喊,只怕父亲的怒火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岳风狠狠放下手里的茶杯,神色阴霾的开口,“谢先生,这句称呼有些过了。你和央央已经没有关系了,而我和你们谢家,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。”

    面对岳风疾言厉色的训斥,谢戎城倒是没有生气。反而主动倒了杯茶,恭敬地放到岳风面前。

    宋央站在一边,眼见谢戎城嘴角始终保持的笑容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她抿起唇,低头看眼红肿的手背,道:“爸,您别误会,我的手受伤了,他只是送我回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手受伤了?”岳风这会儿才注意到女儿的手,果真看到她的右手手背又红又肿,“怎么样?伤到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伤到骨头,只是挫伤。”宋央如实回答,看到父亲的注意力被自己的手伤吸引,不禁松口气。

    须臾,她偏过头,暗暗朝谢戎城使个颜色,示意他快点走。不过那个男人好像没明白,反而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谢戎城长身玉立,那张盛世美颜透着点点笑意,“在我心里,您一直都不是和谢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一直都是我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岳风咻的厉目,心中的怒火再度翻涌,“堂堂谢家六爷,应该明白人贵有自知之明,怎么还能如此死皮烂脸?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逼我赶人不成?”

    宋央咬着唇,看着父亲对于谢戎城满满的怒火,想劝又不知道要怎么劝。哎,这些年每每提及母亲,父亲心中总是怨恨不减。

    “外公,外公。”

    关键时候,宋甜蹬蹬蹬跑过来,一把抱住岳风的大腿,仰着小脑袋笑眯眯的说道:“甜甜要吃糖果,外公和甜甜一起吃好吗?”

    纵然岳风如何生气,可面对外孙女总是满眼慈爱,如今见她乖巧可人的跑过来,心中的怒火强制被他压下,“好好好,外公和甜甜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伸手拉起宋甜的小手,祖孙俩很快坐到沙发里。宋甜拿出一大罐糖果,要岳风打开盖子,给她挑糖果吃。

    紧提着的心一松,宋央再也不敢耽误,反手推了推谢戎城的肩膀,低声说道:“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望着她紧蹙的眉头,谢戎城眼底掠过一丝失落,但也没继续纠缠,转过身大步离开。须臾,宋央关上门,转身走到沙发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岳风哄好外孙女,沉着脸看向女儿,“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回事,”宋央微微低着头,有些回避父亲的眼睛,“他愿意主动放弃甜甜的抚养权,也愿意把宝贝送来我这里。我和他只是因为孩子们,才有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对于女儿的话,岳风显然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央央啊,不是爸爸刻薄,而是当年的事情,你不能忘记。”岳风长长叹了口气,眼神变的幽暗,“假画的事情暂且不说,就说当年你和他离婚闹的满城风雨,谢家的人对你也有芥蒂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宋央抬起脸,主动打断父亲的话,“您担心的,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她敛下眉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您陪着甜甜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话落,宋央站起身,径直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关上卧室门的那刻,宋央后背抵着门板,心情微微有些沉重。她明白父亲放不下当年的事情,与母亲的天人永隔,这怕是他心中最深的一道伤疤,永远都无法愈合。

    可是她和谢戎城……

    宋央深吸口气,忽然感觉很烦躁。父亲的突然出现,无形中勾起那些深埋的往事,也令她有种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全球美术巡展夺冠后,将有一个月的休整期。宋央不仅要工作,还要忙着筹备后面最重要的那场比赛,那也是她的梦想。

    右手的红肿在三天后,彻底好转。宋央白天工作,晚上回家照顾孩子。根据约定,谢明颢还是会在周末来宋央这里,与她共度。

    傍晚,宋央带着围裙,打开烤箱,将新出炉的披萨拿出来,“唐唐,披萨我烤好了,等下你做个蔬菜汤就可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哒。”唐遇闻着香气跑到厨台前,看着宋央还穿着围裙,顿时蹙起眉,“哎哟,你都几点了,你怎么还没换衣服?”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宋央将披萨切好,又把新鲜的水果拿出来。

    唐遇拉住她的手,又把她身上的围裙解开,催促道:“好了,这些事情我能做好,你快去换衣服,等下参加宴会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再三催促下,宋央只好回房间换衣服。今晚有个酒会,宣传全球美术展的活动,宋央身为夺冠者,自然要出席。

    不多时候,卧室门打开。宋央穿着一件白色修身长裙出来,她身上没有过多的首饰,脚上同色的丝绒高跟鞋,却衬的她过分美丽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!”

    唐遇眼睛一亮,立刻竖起大拇指,“宋小央,你果然宝刀未老!”

    噗!
195 谢先生,我们不熟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