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章 老将出马
    韩熊说的没错,陕国确实把冀国请过来了。在陕王被杀后,陕国就有投靠冀国的打算。但上下群臣一开始意见并不统一,因为谁都知道冀国是一头不怀好意的恶狼。

    冀国对陕国的图谋由来已久,远的且不说,近的从十五年前开始欲借道攻打豫国被拒绝后,就曾三番五次功伐陕国。若不是豫国在背后支持,陕国兴许早就被冀国所吞并。对冀国来说,拿下陕国,河东与对岸的桃林高地(函谷道所在的那片高地)就连在一起了。至此,冀国就把连接关中与中原的两条战略要道全部掌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对于冀国而言,拿下了陕国,据崤函险道,进可攻退可守。向西,可直导雍国腹地。向东,可威胁豫国旧都。加上河内地的轵关郡,一旦冀豫之间爆发战事,冀国可两路攻豫,而豫国几乎无险可守。

    豫国自然也知道陕国的重要所在,因此在冀国这个共同外敌影响下两国关系十分亲密,为此洛城侯还把女儿嫁给了陕王。

    对陕国来说,两个大国必须要选择一个作为依靠。相比而言,豫国自然比冀国可靠的多。豫国的经略重心在东面,对崤山以西的土地并无兴趣,自然并不会威胁到陕国生存。但是冀国就不同了,因为东面有两个大国,一个兖国,一个鲜虞。不仅如此,中间还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太行山脉,这让冀国的东扩之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所以,冀国自建国之始,以旧都安邑为中心,只能向西和向北两个方向发展。经过两百多年的持续扩张,冀国疆域北抵雁门,西达洛水,往南又拿下了桃林高地,占据了函谷道。若再拿下陕国,就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向东经略了。

    倘若届时越过太行,拿下河北三国,九州天下就可占据半壁江山。再回过头西吞雍国,南并豫国,用不了多久冀国就会一统天下。在冀国这个雄心勃勃的一统方略中,陕国就是最为关键的一环。

    陕国虽然并不清楚冀国这个雄心勃勃的统一战略,但它很清楚,豫国要的是它的脸,而冀国则是要它的命。尤其是十四年前冀国以借道中条国(占据中条山,都城大阳)功伐陕国为由,灭了中条国后,陕国就再没有选择,只能投靠豫国了。

    倘若陕国和豫国之间一直保持着同盟关系,那冀国不管多么想吞并陕国都是徒劳的。事实上,在灭掉中条国后,冀国曾多次兴兵伐陕都无功而返。就在冀国对陕国垂涎三尺而不可得的时候,谁曾想,洛城侯居然送来了大礼。

    尽管陕王的死,让陕豫两国立马反目成仇,但陕国并没有马上就要倒向冀国。而是通过讨伐洛城侯的方式向豫王讨公道,倘若豫王的诚意十足,两国可以继续保持友好关系。至于说杀父之仇,那只是个筹码而已。毕竟,王妃婉兮和小公子的死对陕国王后和太子来说不见得是坏事。

    只是,让陕国新王始料未及的是,豫王不仅没有进行安抚,反而派大军前来征伐。毫无疑问,这是奔着吞并陕国来了。无奈之下,新王和王后在群臣的建议下,只好请冀国帮忙。

    冀国自是早有准备,半日之内便由上将军邬舍统帅二十万精兵,过茅津渡抵达上阳城。邬舍乃是冀国传奇名将邬起的儿子,如今四十有六正值壮年。作为名将之后,不仅生得一副威武雄壮、膀大腰圆的好底子,且胸有韬略,足智多谋,多年征战几无败绩。

    邬舍原本驻扎在河西,为河西郡郡守,统领河西军政要务。其父邬起乃是与苏戊几乎齐名的威震天下的名将,五十年前和李里先后从易家下山辅佐冀国。

    当是时,李里为丞相,邬起为上将军。在他们二人的辅佐下,冀国开始了急速膨胀,短短三十多年,东西南北四处扩张。向西攻占了河西,向南占领了函谷,向北灭了众多异族,将雁门关以南的土地尽收囊中。向东则吞并了兖国的轵关郡,后面趁兖国遭遇灭国之危时攻占了邢台至藁(gao)城(石家庄)的大片兖国土地。

    虎父无犬子,其后邬舍接替了父位继续率领冀军开疆拓土。后雍国发动河西之战,冀王又把邬舍调回河西,从此再没离开过这块他父亲曾经呕心沥血经略数十年的土地。

    此次在洛城侯的配合下,冀国终于可以吞下陕国了,为防止意外,冀王再次把他请了出来。老将出马,自是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邬舍先是分出五万精兵进驻上阳,冒充陕军守城。另十五万兵马分散埋伏在崤山以西的山谷内,等韩熊大军一过,便悄无声息地攻占了崤山南北两道的必经之路,交口关(三门峡东大门交口乡)。

    邬舍之所以没有马上对韩熊主力发起进攻,有两个原因:其一、从阴晋抵达函谷关的五万人还未到达指定地点。其二、豫国右路军公孙假还未撤离硖石关前来支援。之所以要等公孙假,是因为一旦公孙假离开硖石关前来支援,那就说明洛城侯已经接替公孙假布防硖石关。如此的话,当公孙假行至崤山山谷时,冀军就可以分兵联合洛城侯歼灭公孙假,从而彻底断了韩熊的后路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经验丰富的名将,邬舍自然是不能全指望洛城侯的。就眼下的情况,单靠冀国之力就足可拿下陕国。于是,在函谷关方向的兵马到达上阳的时候,邬舍给副将栎成分兵三万把守交口关,然后亲率主力向豫军发起了总攻。

    韩熊的主力现在被三面包围,东面是邬舍亲率的十二万精兵,南面是函谷关方向赶来的五万援兵,西面则是上阳城的冀国守军。在三面围攻下,豫军节节败退,被逐步赶到大河边。看冀军这架势,是要将这些英勇的豫国好男儿们全都赶入那咆哮的大河里。

    韩熊被围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公孙假这里,公孙假一面命令下属封锁消息,一面迅速派人通知豫诸让他全力出击。他计划是两军合力尽快消灭陕军后,再快速穿越崤山谷地,对冀军形成两面夹击。最后与上将军韩熊合兵一出,拿下陕国。

    这一策略不可谓不完美,倘若打的好,不仅能顺利拿下陕国,还能全歼冀军,极大地震慑冀国。不过,豫诸则有他的想法,他要说服陕军投降。

    他告诉公孙假的信使,说现在陕军虽然被围,但是要全部歼灭并非易事。即便能取胜,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不仅来不及救上将军的左路军,就是右路军经过如此重创后未得休整就投入战场,恐怕也是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豫诸说他已经派谋士去陕军大营,马上就有好消息传来。公孙假尽管焦急万分,却也无计可施,只能就地等待。坦白说,就眼下形势而言,如果能说服陕军投降,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身陷重围的上将军韩熊,甚至对整个豫国来讲都是极好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,公孙假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陕军的投降并非是他噩梦的结束,反而是他的噩梦…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地理解释:1、桃林高地。上古神话中,夸父追日大渴而死的地方,函谷道就位于这片桃林高地上。2、中条国,位于中条山上及南麓,春秋时虞国所在地。3、交口关,位于三门峡以东的交口乡,崤山南北两道在西边的交叉口。见书友圈作家说中上传的地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