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十五章 郑城分院
    易家在各邦国都城及较大的城邑均设有分院,共计三十六座。除此之外,在重要的关隘小城另设小院,共计六十四座,遍及天下咽喉要道。小院设有执信使,有重大情报向所属分院总事汇报,由总事定夺。若形势重大,分院总事再向总部的道子或执阳长老汇报。

    每个分院所在地设有两个互相关联又各自运营的商业组织,一个是以易家命名的商行,经营各种财货生意。一个是一墙之隔却在明面上与易家没有任何关系的酒楼,经营餐食、住宿、茶饮、棋弈、赌局和曲艺六大业务。

    由于易家商行太过有名,许多商家都竭尽所能与他们攀附在一起。因此,这些一墙之隔的酒楼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。之所以看起来要与易家没有任何瓜葛,缘是这些酒楼还承担着另外一个秘密任务,刺探情报。

    易家的每一个酒楼,都设在当地的最繁华处,所在城邑不同,大多都用不同的名字命名。这些酒楼由于规模宏大,装饰奢华,服务周到,酒肴丰盛,且每处地方都有弹琴唱曲的佳人坐场,引得众多达官贵人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在酒楼的后方园林,通常都设有少则几十多则上百间的客栈供客人休憩留宿。这些客栈分为上下两等,分属雅朴两院。雅院的位置僻静舒适,每个房间都宽敞明亮,内部装饰精致豪华,各种物什一应俱全。不用说,这都是为王公贵族或巨富商贾们设置的住所。相比雅院,朴院则要简陋一些,但即使如此,也并非一般人能住得起的。

    易家的酒楼个个奢华无比,与总院的古朴简易形成了巨大反差,之所以要如此经营,自然是为刺探情报所需。有价值的情报,莫不是在那些非富即贵的上流人士身上。若非装饰的富丽堂皇,断然是不能吸引他们前来的。

    除了这雅朴两院外,在园林的最隐蔽处还有一特殊的院子。此处院子与一墙之隔的易家商行后院连在一起,是专供易家弟子们议事休息的场所,也是每个分院所在地。这个院子是从一间偏僻的雅院客房的暗道而来,外人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易家的分院常设一个总事,两个执事。总事是分院的主事人,若有重大行动都由他来负责。两个执事,一人负责商行,一人负责酒楼,对外皆称掌柜。分别经营各自的生意,管理下属阳派弟子,通常不参与情报事务。

    主事人以下,是易家弟子。这些弟子又分成三个部分,阴派弟子、阳派弟子和谍士。阴派弟子由六个武艺高强的弟子组成,从事一些总事安排的危险任务。阳派弟子在两位执事管理下从事经商活动,谍士则在总事领导下从事间谍活动。

    阴派这六位弟子,简称为六爻子。根据资历的深浅,分别被编为六爻、五爻、四爻、三爻、二爻和一爻。六爻被称为六师兄,往下称师弟。一爻被称为一师弟,往上称师兄。他们平日受分院总事指挥,若有总院弟子持执阴长老的银牌下山办差,则受银使统一指挥。

    每个分院的阴派弟子会在分院呆十二个月,期满后回山复命,总院再派另外六名阴派弟子下山。

    六爻子通常的任务有两种。一种是护卫任务,若分院的商行与酒楼有重大财产需要转移,或者有特殊人物需要保护,则由他们出面护卫。另一种是除暴任务,若当地出现重大恶性事件,而官家无能为力或无所作为时,分院就会派他们出面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。当六个人力量不够时,总事就会联络相近的分院或向总院请求支援。

    这种除暴事务,不牵扯政治斗争,主要是针对杀人的恶性案件。这些恶性案件,一般也很少会涉及王公贵族或朝廷命官。除非是罪大恶极的纨绔子弟,他们才会偶尔出手。大多情况下都是针对士大夫以下阶层,抓到这些恶徒,他们一般不会处以私刑,而是会偷偷交于官家。若官家处置不力,他们才会动用私刑。

    所有动用私刑的恶徒,他们都会留下罪状,历数其所犯之罪,末尾署名替天行道者。民众们看了,自然知道这是易家所为。也因此,无论在朝堂还是乡野,易家皆深得人心,引得无数年轻人都向往不已。

    易家的选人方法为举荐制,凡是易家弟子都可推荐。但是选拔过程极为严格,先要通过分院的总事考核,总事考核后还要通过总院的主事人考核,能最终留下的可谓百里挑一。

    易家的商行与酒楼,以往只是单纯经营生意。从易坎后期准备深度介入政局后,把间谍事务从商业经营中分离出来,开始训练专业的谍士,专门用来刺探情报。至离任前两年,易坎在总院和分院正式建立了谍士组织,由他直接领导。若他不在,则由执阳长老负责。

    为了选出优秀的谍士,易艮继位后把如何刺探情报作为了易家的必修学问,所有弟子都要修学。之后从中选择优秀的弟子作为谍士,派往各个分院,分院总事再根据需要安排具体角色和任务。这些撒出去的谍士,无论在自家的商行还是酒楼,或者混迹于官员身旁甚至是军中,都只听命于直属的分院总事。

    易家在郑城的酒楼,名曰金满楼。虽然俗的跟易家丝毫不沾边,但生意却是诸多分院中最好的一个,盖因其地处中土核心的缘故。

    金满楼为三层古色古香的红色木楼,位于郑城的商业中心。

    郑城有两条大街,一条是天街,南北朝向。一条是地街,东西朝向。天街北起王宫,南到城门,约十余丈宽。出豫王宫南门,以天街为界,东侧为王公贵族们的府邸,西侧为朝廷命官们的官邸和使馆,绵延数里直到地街。

    过了东西向的地街,再以天街为界,东面则是九卿以下的官员们的居住地,西面则是巨富商贾们的居住地。除了天地两条大街外,郑城的南北向分别还有六条小街与天街平行分布。东边三条,西边三条。地街以南,与地街平行的,则另有十条小街。

    除王宫以外,这些横向和纵向的大街小巷把郑城分成了几十个小块。若说最热闹的地方,当属商贾居住区。

    在商贾居住区,南北走向有三条小街,东西向则有六条之多。而最中心的两条街,南北向的叫金街,东西向的叫银街。金满楼就位于金银两条街交叉口的东北角,占地数十亩之巨,身后的一大块地方几乎都被它和商行占有。

    凭借优越的地段,金满楼和易家商行的生意可谓财源滚滚。尤其是金满楼,无论白天黑夜都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。眼下已至戌正(晚八点)时分,金满楼依旧灯火通明,门外的车马场华车云集,门内的大厅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无咎、南宫术和归若南一行三人牵着马来到门前,早有侍者迎上前来,一人接客三人牵马。

    这侍者亦是易家弟子,善于察言观色,能根据客人的装扮、谈吐和行为举止而判断其身份,专门做接待工作。简单一瞄三人装扮,便大约知晓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敢问三位客官,可是从终南山而来?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跟着侍者走到了后堂。

    “客官请稍等。”言毕,侍者转身走到一个里屋,不一会儿带了一个人出来,是金满楼的掌柜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掌柜。”

    无咎拱手道:“见过掌柜。”

    掌柜看了看三人,确认是同门弟子。只是他辈分较大,且不经常在总院,只对无咎有些许印象。道子在带无咎下山周游列国时曾来过金满楼,其他两人他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三位可是下山的贵客?”

    无咎拿出了金牌,“晚辈易无咎,见过执事。”

    掌柜接过金牌一看,原来是易艮道子所持金牌。看完后,把金牌还给无咎。“金使总算到了,在下郑城分院金满楼执事白贾见过金使。”

    “执事不必客气,我介绍下,这位是南宫剑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执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南宫剑啊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归若南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执事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若南姑娘。”

    双方互相介绍完毕,无咎问道:“雁总事可在?”

    “在呢,盼了你们一天了。走,我带你们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无咎说的雁总事,是雁鸿飞,原本是总院的执信使,负责各地分院的情报汇总。后来易坎要建立谍士组织的时候,雁鸿飞就是他的助手。易艮道子早在两年前就派他下山做郑城分院的总事,详细搜集一些豫国朝堂的情报,为赵阳的复国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豫国,在道子的授意下,雁鸿飞把整个豫国的其他四个分院的情报事务也统领起来。自此,所有在豫国能刺探到的情报,先汇集至雁鸿飞这里,再由他向总院汇报。

    有了雁鸿飞的辅佐,无咎的宏大复国计划渐渐明晰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