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十六章 雍国困局
    豫国尽管经过了洛城侯叛乱,但这二十年来没怎么经历战事,倒是还比之前富裕了不少。反观雍国则不然,过了阴晋(渭南华阴县)再往西,就显出一片破败之相了。如此说来,战争乃是一国衰败之缘由,此言非虚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然大争之世,唯有以战方能止战。若一国久不用兵,怕是离灭亡也不远了。归根结底,治国之道,唯在富国强兵耳。国不富,何以强兵;兵不强,何以保国?

    豫国和雍国是两个极端,豫国是国富兵弱,雍国则是国贫兵强。雍国之所以国贫兵强,是把所有的财力都用在河西战事上了。这也不能怪雍王太无道,只因河西之地是雍国头上的一把利剑,若不把它攥在手里,随时可能要了雍国的命。

    如此便可得知,河西乃是雍国一切问题的枢机所在。

    冀、雍两国在河西之地以洛水为界,分别布下了五座重城。为提高防御能力,雍国分别用夯土和砖石建造的城墙把除白翟(延安市黄陵县)之外的四城连接了起来。冀国则针锋相对,同样在河对岸也修了城墙。

    虽说两国都在河西前线布下了五座重城,但由于冀国背靠大河与函谷天险,且与河东腹地练成一片,在河西这边只布下了少量兵力用于防守。除了阴晋和少梁(渭南韩城)有两万驻军外,其余各城只有一万驻军。

    雍国则不然,在这五城投入了冀国两倍的兵力。就是这些前线的大量驻军,加上近几年的连年征战,把雍国几近拖垮。

    沣京大约比郑城的一半略大些,由于年久失修,虽然外部看起来还算坚固无比,但里面却显得残破不堪。城里的主街莫说跟豫国的天街相比,就是连地街都远远比不上,只比金街略宽一些而已。这样的都城在豫国的大城里面,连前五恐怕都排不到。

    南宫剑带着无咎的竹简去了总院,无咎和归若南带着一行人从沣京的东门而入。在城门令的指引下,一行人前往使馆区,雍国负责接待宾客的大行人已在街边等候。见到他们到了,便向前几步迎道:“雍国行人恭迎豫国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豫国使臣易无咎见过大行人,冒昧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贵使客气,在下已差人把官舍打扫干净。各位贵宾一路鞍马劳顿想必也累了,随在下入官舍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大行人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跟随大行人进入官舍,无咎和归若南单独安排的客房,其他护卫则被安排的大间。

    安排好无咎,大行人起身告别,“在下已知会我家大王,明日一早我来接贵使入朝觐见。贵使好好休息,在下就不打扰了,若有事可差人寻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行人。”

    大行人回礼转身离开了官舍。

    无咎刚坐下没多久,易家在沣京的分院总事蓝玉便前来拜访了。无咎此次前来,是代表豫国使臣出使雍国,因此他并没有知会易家在沣京的分院。况且眼下的身份,也不宜与易家交往密切。

    即是如此,他一入沣京,易家分院便已知晓,毕竟豫国使团出使雍国也算是大事,岂能瞒过易家。之所以没有前去迎接,自然是明了无咎的用意。所以,直到等众人都散去,他才独自一人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当大行人的属下禀报说有故人来访,无咎已经猜到许是易家来人了。待下人退去,蓝玉关上房门,向无咎行礼道:“易家沣京分院总事蓝玉见过金使。”

    无咎亦回礼道:“无咎见过总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“金使没有让郑城分院通知我,想必是金使不想张扬,所以,在下未能出城迎接,望金使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总事哪里话,即是未通知,自是不想声张,何言怪罪?本来无咎想着歇息片刻后,去拜访总事的,不曾想总事倒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料想金使需要了解雍国的一些情况,怕耽误你明日的朝见,便即可赶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总事考虑的周到,那就劳烦总事说下雍国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雍国不用说,当下最大的问题就是河西之地了。就目前的情况看,要想夺回这河西之地怕是比登天还难。所以,雍国的朝堂,一部分人主张放弃这块地,跟冀国签订盟约互不侵犯。之后迁都回雍城,把重心用在陇东和陇西的经营上。眼下的雍国,东边有冀国,北边有豳(bin)国(陕甘交界),陇西的戎族也时常闹事。如果还一直跟冀国这么对抗,说不定有一天,连雍城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雍国的形势也如此险峻啊。”无咎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雍国当下也是两面受敌,只是豳国的威胁小一些。这豳国之前一直都是雍国的属国,两国关系倒还挺好。十年前趁着雍冀两国大战,豳王发动政变上位了。不过这豳王还算聪明,没跟雍国闹翻,这几年精力全在攻打北边的两个邻国猃(xian)狁(yun)(延安一带)和北羌(宁夏银川一带)上。这雍国主和派的想法就是跟冀国和解,趁豳国跟这两个邻国不对付,联合它的邻国消灭豳国,把陇东和陇西彻底吞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赞同这种想法,雍国的出路不在东出,而在西进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可也有一些主战派。以公子坚为代表,大部分都是少壮派的武将,不拿下河西誓不罢休。许是他们很多亲人或下属都死在跟冀国的作战中,所以,对冀国特别仇恨。不仅如此,公子坚野心可大着呢,他不光要拿下河西,还要拿下函谷关和陕郡,东出崤山与列国争雄。这雍国要让他当王,说不定很快就有灭国之灾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坚现在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他是庸王的长子,不过是庶出。主和派的公子籍是次子,嫡出。相比于公子坚的强硬和鲁莽,公子籍倒是比较温和一些,性格没有公子坚那么强势,很得文官们的喜爱。”

    “雍王没立太子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里面情况比较复杂。公子籍的母亲原是豫悼王的妹妹,当年冀雍两国大战时,冀国一度攻到泾水,差点就打到沣京了。危难之际,雍康王紧急派遣前丞相李鞅亲自前往豫国求助。除了给钱外,答应立豫悼王的妹妹为太子妃,太子继位后封为王后。当时两家已经确定联姻了,只是还未操办婚事。有了这个条件,豫悼王立即出兵,十万大军开到函谷关,另外十万人兵临茅津渡,冀国在豫国的压力下只好撤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冀豫两国打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冀国撤兵后,豫悼王也就撤兵了,虚惊一场。冀国撤兵第二个月,雍国太子就娶了豫悼王妹妹。没过半年,雍康王就郁郁而终了。太子继位后,按照约定封豫悼王的妹妹为王后,下半年公子籍就出生了。可是,谁知两年后洛城侯叛乱导致豫悼王被杀,原本是公子籍的太子位就出现了变数,直到现在都没立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雍王是有想法了?”

    “当时说要立豫悼王妹妹为后时就引发了公子坚那边的朝臣们不满,只是情况危急没办法。可豫悼王死后,这些朝臣们都跳了出来,起先是要废后。废后不成,就要求改立公子坚为太子。雍王没有答应,但这二十年也迟迟未立公子籍为太子,算是暂时的妥协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雍王是主战还是主和?”

    “应该说骨子里是主战的,当年雍康王临死前叮嘱雍王,一定要把河西之地夺回来,否则他死不瞑目。可是这十多年来打了三次大仗几次小仗,无一胜绩,眼下雍王估计也是摇摆不定。正是如此,他才迟迟未立太子。若要下定决心拿下河西,必然立公子坚为太子。若放弃河西,迁都回雍,则必然会立公子籍为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立公子坚,雍王怕雍国被冀国打的灭国,立公子籍,既不甘心,又怕公子坚作乱。”无咎一听便发现雍王的担心所在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猜雍王也是这个心思。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使馆下人又来了,“禀贵使,门外有故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故人?会是谁呀,不会是你的什么朋友吧?”无咎指的是易家的人。

    蓝玉摇了摇头,“断然不会。即是有贵客到访,那在下就告辞了,他日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多谢先生赐教,改日定会亲自拜访先生。”

    蓝玉起身行礼,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先生慢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