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一章 迂回北上
    看到雍王同意出兵,无咎看了一眼公子籍。公子籍立即会意,起身向雍王说道:“禀父王,我河西之地防御不可松懈,还需大哥亲自坐镇。儿臣愿亲自领兵出武关,联合豫国功伐康国,请父王准许驻守重泉的赵盛将军随我一同出征。”

    公子坚一听说要调赵盛走,心里乐开了花。当初是他雍籍坚持要派赵盛来重泉的,目的就是怕他把河西之功全抢了。如今却要主动调走,那河西之地就只剩下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,河西之地的驻防乃我雍国的重中之重,只要有儿臣在,绝对万无一失。二弟自加冠之后,一心想领兵打仗,建立军功,不妨借此伐康之战让他历练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好!雍籍,寡人就命你为此次伐康的主将,赵盛为副将,此战务必一战而胜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你来负责和豫国使臣签订盟约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“金使,寡人有一事请教,还望金使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外臣不敢言教,请大王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为争夺这河西之地,我雍国与冀国已经打了近百年。可如今冀国眼看越来越强大,反观我雍国,却是止足不前。长此以往,即便是我雍国不想迁都怕是也身不由己了。针对河西之地的困局,金使可有良策?这河西之地,我雍国还有可能夺回来吗?”提起河西,雍王就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只要大王不放弃,河西之地就一定能夺回来。冀国眼下虽强,但不会一直强下去。尤其是现在冀国四面为敌,前几年灭娄烦,赶林胡。这几年又对鲜虞用兵,接下来还会寻机吞并幽国(北京一带)和兖国。冀国的目的是先统一河北,之后是吞并河西的雍国,与河南的豫国以及青国。最终再南下灭荆、徐、扬、梁,统一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冀国的胃口可真不小,不怕被撑死。”公子坚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必须要联合起来,对付冀国。否则会被它各个击破,一个个被吃下。等这次灭掉康国,我还会出使青国和兖国。我们这四大国共同结成抗冀联盟,就必定能阻止冀国的统一步伐。待冀国内部有变,雍国不仅能夺回河西之地,我豫国也能拿下本就属于我们的陕地,甚至是夺回我们豫国原来的河内郡。”

    无咎的一番规划让众人都心潮澎湃,雍王激动地说道:“好,好一个四国抗冀联盟。金使的一番话,让寡人信心倍增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以为金使的联盟计划切实可行,我们雍国不必再纠结是否要迁都了。就在这沣京,我们哪儿也不去。”公子籍率先转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丞相杜隆看了他一眼满脸的不悦,他没想到公子籍变化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抗冀联盟尽管作用巨大,不过,若想发挥作用怕是还为时尚早。就眼下来说,若想改变雍国在河西之地的劣势,外臣以为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。”无咎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哦?金使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“外臣此次前来要送雍王两个大礼,一个是邀请雍国共同伐康,另一个就是接下来这个更大的大礼,能够解决河西之地甚至让雍国领土扩张三倍的大迂回战略。”

    “扩张三倍?”雍王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两位公子和丞相亦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几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无咎。

    “何为大迂回战略?金使快快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外臣以为,雍国要解决河西之地,眼光要放的大一些,从河西之地向北看去。”

    “河西之地向北?那可是一片荒凉山地和高原啊,金使所说的三倍领土难道指的就是这里?”公子坚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公子莫急,听我细细道来。公子常年驻守河西,经历大小十余次战役,应该对河西之地很熟吧?冀国沟通河东河西的路径有三个。一个是南面的函谷关,一个是中间的蒲津渡,一个是再往北的龙门渡。在河西之地,冀国筑有五城,最北端为少梁(韩城北),通过龙门渡联通河东的河津。少梁以西和以北有冀国的两个县,一个是黄龙邑,一个是定阳邑(延安宜川县)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城邑我自然知晓,只是因地处偏远,交通不便,远没有河西五城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冀国兴许觉得有河西五城就够了,并未特别重视这两地,这恰恰就给了我们机会。拿下这两个城的价值有两个,其一,雍国这么多年跟冀国打仗,几乎没有胜过,需要通过胜仗来激励士气。要在雍国朝野摆脱对冀国的恐惧,让他们知道,雍国是能打得过冀国的。这个地方在哪里不重要,只需让雍国臣民和雍军将士知道雍国打了胜仗,攻占了冀国的城池即可。其二,可以把洛水中游彻底拿下,对河西之地形成西、北两面包围,同时堵死冀国从河西之地向北扩张的可能,将冀国赶出河西高原(陕北高原)。”

    “嗯,鼓舞士气这个,我甚为认同。可是河西往北,不是山,就是沟,穷山恶水的地方,别说冀国看不上,我雍国亦是看不上。如此劳师远征,就算攻下了这里也没有太大价值啊。”公子坚仍旧固执己见。

    “公子此言差矣,在当今天下大国之中,属我雍国领土最小。反观冀国,领土却是越来越大。北边的雁门郡和代郡也不怎么样,人家冀国还是占了。我们多一些土地,就能多产一些粮食,多养活一些人口。打仗拼的是什么,不就是粮食和人口吗?况且,有些地方虽说贫瘠,但却具有很重要的价值。就比如,我们豫国要打的康国一样。我豫国随便拿出一个郡,都比康地好上十倍百倍,但我们还是要攻占康国。一是拿下康国可以极大地鼓舞豫国朝野上下的士气,二是康国对我豫国来说有巨大的政治和军事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金使说的不错,虽说这两地不如我渭水平原,但只要能产粮能养人,能占就占。”公子籍在一旁支持无咎。

    无咎朝公子籍点了点头继续说道:“这两城,黄龙邑难度稍大,定阳邑难度最小。外臣建议可从鄜(fu)州(富县)出兵,经梁山(黄龙山),出其不意拿下定阳。等占领之后,再择机从白翟和定阳两路出兵,攻下黄龙。这两个城邑其实只是大迂回战略中的一个小环节,更重要的还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无咎这么一说,公子坚的兴趣又来了。“后面?请金使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赐教不敢当,只是一些拙见。公子应该知道,从龙门渡再往北去,还有很多渡口。龙门渡往北五百里,可抵达蔺邑(吕梁市柳林县)的孟门渡,过孟门渡经蔺邑向西不足百里可达冀国重地离石邑(吕梁市离石区)。从离石邑向东,不到两百里即可到达兹氏县(汾阳)。从兹氏县溯汾水而上,又约两百多里则是冀国都城晋阳。”

    公子坚眉头一皱说道:“这冀国的蔺邑和离石邑我下属司马兑将军曾去考察过,从这里打晋阳确实近,但有两个问题。一是路程实在太远。我雍国最北的县是雕阴(延安甘泉县),即使从白翟(延安黄陵县)起,亦有四百里路程。而从雕阴到冀国蔺邑,少说有七百里之遥。二是,无论是蔺邑还是离石,皆为冀国重城。若我雍军跋涉七百里去打这两城,怕是不大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单纯的军事行动自然是比较费力,可若是雍国把雕阴以北的土地都占了呢?这片高原虽然土地不如渭水平原肥沃,但面积比现在的整个雍国都要大两倍不止,养活数万人口绰绰有余。”无咎给出了对策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地方比雍国还要大两倍,雍王着急地喊道:“来人,快去拿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一宫人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榆城(榆林市)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城邑,眼下是娄烦国的新都城。不过,要是从功伐冀国的角度看,绥县(榆林绥德县)却是更加重要的战略要地。从此地出发到孟门渡不过百里之遥,占领了这个地方,雍国就可以对晋阳形成巨大的威胁。若是能把榆城再拿下来,就可以顺无定水南下,对绥县形成支援,冀国想攻下绥县就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宫正拿来了雍国的地图,摊在雍王的几案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