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二章 确立国策
    雍王兴致勃勃地趴在地图上寻找无咎说的这些地方,结果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这地图怎么只到雕阴,北边的地方呢?金使说比我雍国还大两倍,怎么没有?”雍王显然是被这两倍大的领土打动了,并不知道那地方沟壑纵横,远远不如渭水平原。

    杜隆赶忙答道:“回大王,雍国的最北方领地只到雕阴,所以这地图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,我军中的地图标有这些地方,改日我拿给父王看。”公子坚补充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这里有。”无咎从袖子里缓缓掏出一张羊皮纸,交给了宫正。宫正拿过来,铺在几案上。

    雍王迫不及待地趴在上面看了起来,“乖乖,这么大地方,确实比我雍国大多了。要,这些地方寡人统统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,您不能光看地方大,也要看适不适合居住。那地方沟壑纵横,降水稀少,土地贫瘠,长年缺水,远不能跟我渭水平原比。”公子坚对这些地方没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雍王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道:“就算比不了,那么大地方总能养活不少人口吧?况且,还能威胁晋阳,金使的这个大迂回甚是高明。对了,金使,你这地图哪来的,怎么这么偏远的地方都有?”

    “大王,您忘了,我易家可是有遍布天下的商行呢。只要是我们商行涉足的地方,这些城邑和交通要道都会在地图上标出。而且,这些地方师父都带我实地勘察过,外臣自是了然于胸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图可否送给寡人一份?”

    “外臣猜测雍国的地图许是没有这么详细,所以,特意拿来献给大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来人,赏金使百金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外臣拿这地图来并非是来赚钱的,既然是要献给大王,怎能要赏金呢?”

    “那好,金使这份情,寡人记下了。”说完,雍王又趴在地图上细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可从雕阴看起,向北过崂山,百里之外就是猃(xian)狁(yun)国的都城肤施(延安)城。猃狁的国土东北以无定水为界与娄烦相邻,西面以洛水为界与豳(bin)国相邻。娄烦东北以皇甫水(皇甫川)为界与林胡国相邻,而林胡国才是外臣这个大迂回战略的最终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金使真是大手笔呀,快说说这个林胡国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地图,只能焦急地等着雍王看完后传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在说这个林胡的时候,有必要先说下冀国。冀国在十八年前效法胡人学习骑射后,国力大增。八年后,先后灭了娄烦和林胡两国。这两国一部分人向冀国称臣,一部分人向西越过大河,分别把国都迁到了榆城和云城(呼和浩特)。又两年,冀国灭了代国,把北境的领土扩张至阴、燕二山。吞并了这三国后,冀国西边的领土暂时止于大河,之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东边,接下来要吞并鲜虞、幽国甚至是兖国了。”

    雍王叹了一口气,“唉,人家冀国在领土大扩张的时候,我们雍国在干什么?就死死地盯着河西,白白错失了这么多年的好时机。”言罢,把地图递给了公子坚。

    “雍王不必懊悔,现在向北扩张也不晚。刚好眼下冀国正在全力向东扩张,无暇西顾,雍国就可以趁此时机北上,先灭猃狁,再灭娄烦,最后灭林胡。这几个国家实力都比雍国差很多,尤其是猃狁还在跟豳国打仗,娄烦与林胡被冀国重创,且两国也不睦,正是出兵的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金使,若是打猃狁和娄烦多少还能说得过去,可以经孟门渡打晋阳。可是这林胡也太远了,单是从榆城到这云城,都快上千里了。且从这图上可以看出,这千里之地,大部分都荒无人烟,连粮食都种不了,打它的意义何在?”公子坚看完地图,对打林胡的想法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“公子有所不知啊,这打林胡意义也很重大,原因有二。其一,从孟门渡沿大河向北约五百里,跨过皇甫水,在冀国和林胡国交接处有个河曲城,河曲城沿岸有个西口渡。过西口渡由河曲向北经偏关县再向东两百里即可抵达冀国重镇朔州。或者从河曲再往北百里有个老牛湾渡,从这里亦可经偏关到朔州。这朔州乃是以前娄烦国的国都,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从朔州向北沿桑乾河而下,可达冀国的代郡和雁门郡。从朔州向南不足百里则是娄烦关,过娄烦关沿汾河而下又不足四百里即为晋阳。”

    “金使的意思,届时我雍国可以兵分两路攻打晋阳?”公子坚似乎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然也。不管这晋阳好不好打,起码是有机会打了。过去哪有这个机会?别说打晋阳,连冀国的旧都安邑都打不着。之所以雍国如此被动,是因为在面对冀国的时候战略态势上非常弱势。冀国若打雍国,可以一路打到沣京。而雍国呢?最多在河西之地反击,根本连大河都过不去。所以,大迂回战略的根本目的就是改变这种战略弱势,它冀国可以威胁雍国的沣京,雍国亦可以威胁冀国的晋阳。况且,向北扩张还能得到这么多领土,养活几万户的人口,如此一来,雍国就具备了足以跟冀国叫板的本钱,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大迂回,金使真乃大才也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过奖了。这个大迂回战略除了能扭转雍国劣势外,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,林胡的国都云城所在地是一个河套平原。这个平原土地非常肥沃,并不亚于渭水平原。若开发的好,可新增万顷良田。而且,这个河套平原到处都是优质的牧草,是养马的绝好场地。占了这个地方,不仅可以新增万匹战马,还能对冀国的雁门、代地形成威胁。若是冀国攻打鲜虞,雍国就可以从这里支援鲜虞,对冀国形成两面夹击。”

    公子坚听到养马二字,不禁眼前一亮,“这地方与我关山牧场比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笑,“比关山牧场大百倍不止,且牧草更为优质。”

    公子坚激动地站了起来,“好,不管有多远,一定要把这地方拿下来。父王,儿臣请求发兵攻占林胡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且莫着急,这林胡的云城离我沣京有两千多里之遥,况且中间还隔着猃狁、娄烦,绝非一朝一夕之事。如外臣刚才所言,要从黄龙、定阳两城开始徐徐图之。拿下这两城后,再功伐猃狁,之后是娄烦,最后才是林胡。在此期间,可征发民夫沿子午岭山脊一路向北,遇山开路,遇水架桥,修一条宽约三丈的直道,连通沣京和云城。具体线路,外臣已在地图上有所标识。有了这个直道,雍国军队就可以长驱直入,不消一个月便可抵达云城。如此一来,这三国便能被雍国彻底占领,雍冀之间的战略态势亦会发生根本扭转。”

    雍王兴奋地拍了一下案几,“寡人决定,今日起就把这大迂回战略作为我雍国的国策。”

    雍王的话让杜隆心里一惊,这么大的事就如此匆忙决定,也不跟他商量下。不过,让他更惊讶的还在后面

    “雍坚!”

    “儿臣在!”

    “河西之地的驻防不能松,依然由你亲自坐镇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命!

    “宫正,拟旨。命司马兑为佂北将军,统领渭城大营五万兵马北上,洛水郡驻军皆由其支配,半年之内攻下定阳、黄龙二城。命孟怡为平道将军,征发五万民夫、三万刑徒,并两万士卒,共十万人修通直达云城的直道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宫正在一旁拟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