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五章 偶遇佳人
    赵阳在半个月前与无咎他们在易家分别后,先回家与母亲做了告别,随后带了三个人离开家正式踏上了复国之路。这三个人除了表弟韩勇外,还有另外两名韩胜的贴身护卫,一个是韩龙,一个是韩虎,都是以前王宫禁军兄弟们的后代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跟着韩胜的一帮禁军兄弟们全部战死,只剩他一人侥幸生还。逃亡雍国几年后站稳了脚跟,他偷偷潜会雍国,把兄弟们的家眷都安置好。除了那些不愿再让孩子跟着他报仇送死外,有六个愿意跟着他来雍国的孩子都被他认为义子,留在身边重点培养,成了他的心腹。

    这些义子不仅一个个武艺高强,且都绝对忠贞可靠。本来韩胜要把这六个人都派过来保护赵阳,但被他拒绝了。一是人多目标太大,不利于行动。二是他对自己的武艺非常自信,无须让人保护。一番争论下来,韩胜最终给赵阳加派了两个人,韩龙与韩虎,是所有义子中武艺最为高强的。

    赵阳离开终南山后,先是去了陕地。他之所以来到这个地方,一方面是来吊唁下当年被杀害的豫国将士们。当年豫国二十万精锐几乎全军覆没,冀国在崤山山坡上开辟了一大片墓地,把这些死难的将士们都埋在了墓地里。另一方面,他要了解下陕地的地形和冀军的驻防情况,为他复国后夺回陕地做准备。

    在陕地呆了几天后,他们经茅津渡来到了冀国的河东,目的也是查勘地形。虽说眼下里复国还遥遥无期,但是他已经规划好了复国后的事。先是把国贼洛城侯一家诛杀干净,接着把荆国和徐国占领的土地都夺回来,随后是陕地和河内郡,最后是联合雍国攻入河东,甚至是攻下晋阳,彻底报了当年的国仇大恨。

    虽说他现在是隐秘身份,既不能说自己是当年豫国的公子豫炎,又不能说自己是易家弟子。不过,道子给了他一个特殊的银使身份,去到易家的分院还可以了解到他想知道的情报信息,只是没有调动易家的权限。之所以要做这样的限制,自然是易艮道子不愿让世人知道赵阳的复国是易家在幕后做主使。

    对于无咎的进展,赵阳十分高兴,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兄弟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本事。这才没几天,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。就在无咎从郑城出发的同一天,赵阳也加快了进度,在河东呆了没几天便按照事先的计划向代郡赶去。

    赵阳在即将抵达代郡治所代城(张家口蔚县)的时候,带着三个兄弟先去了玄岳山(恒山)。之所以要去玄岳山,是因为父亲赵方告诉他李鞅在这里,他特意要去拜访下。

    李鞅乃是冀国先丞相李盾的弟弟,当年因与李盾政见不合去了雍国,后来做到了丞相。现雍王当政后,在雍国贵族的支持下杀了李鞅的儿子,李鞅仓皇之下逃离雍国辗转几年后回到冀国,心灰意冷之下来到玄武山选择了隐居的生活。

    李鞅与赵良关系颇好,当年冀国率兵攻打至雍国泾水时,还是李鞅亲自前来豫国求救。在赵良的支持下,豫王最终答应出兵救了雍国一命。赵方让赵阳来找李鞅,一来算是拜访前辈,二来则是有李鞅的引荐,他可以很快见到冀丹,并受到冀丹的重用。

    四人走了一路打问李鞅的下落,几个山人都说未曾听说此人。后来就问是否有一七十多岁老者在山中隐居,这下总算有人知道了。说在那聚仙崖下有一聚仙阁,聚仙阁中有一身着白衣的白发白眉白须老人。那老人红光满面,精神矍铄,来无踪去无影,颇似一仙人,让去那儿找找。

    听到山人的描述,赵阳一脸的惊讶,这李鞅莫非真的在此修成仙人了?难道他比师父还厉害?这不禁让他更加好奇了起来,急切地想要一睹李鞅的真容。

    一行人约莫走了有两刻钟,远远地看到一座绝壁下面若隐若现地藏着一栋阁楼。想必那就是聚仙阁了,几个人加快了脚步。没走多远,忽地听到一阵琴声。那琴声宛转悠扬,似是在倾诉这什么。

    赵阳停下脚步刚要仔细品位,忽地又听见一女子吟唱的歌声,只听那歌声唱道:

    荆有陋石兮,僻落山谷。

    合氏偶遇兮,知其珍宝。

    献于王廷兮,无人能识。

    酷刑加身兮,悲愤而返。

    赠与知音兮,泣血而死。

    如切如磋兮,如琢如磨。

    璞辉毕露兮,光照千古。

    寻声望去,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巨石迸裂,西南有条崖缝,沿石缝而上,陡壁高处有一片风蚀岩石。岩石上坐一白衣女子,正抚琴而泣。

    赵阳奔走到这女子身旁,躬身轻声问道:“敢问姑娘,为何在此哭泣呀?”

    这女子正沉浸在悲伤中,未曾注意来人。听到有人问话,急忙擦了擦眼泪,抬头一看,却是一位模样俊朗的少年。观其穿戴和气质,当非寻常人家。这少年身后,另有三位年龄相仿的少年,神情肃穆,持剑站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女子站起身,向赵阳行礼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见过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生冒昧打扰,还望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琴艺精湛,琴声优美动听,让人陶醉。然细听之下,那天籁之音中却又饱含着低沉与哀怨,尤其是加上这如泣如诉个歌声,像是一个不幸的人在诉说自己苦难的遭遇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可是懂琴?”

    “不敢言懂,略知一二吧。在下有一妹妹,年龄与姑娘相仿,亦是弹得一手好琴。只是,她的琴声处处洋溢着欢快与洒脱,而姑娘的琴声却是另一番韵味,听起来让人心碎。”

    “琴声是欢快还是低沉,是洒脱还是哀怨,自是与琴者的遭遇和心境息息相关。小女子的遭遇纵然悲惨,但与爷爷和那樵夫相比,算不得什么。公子可有兴致听一听他们的经历?”

    “小生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在石凳上坐下。韩勇见此情形,咳嗽了两声,带着韩龙韩虎去别处游玩了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吟唱的是一个樵夫的经历,他是我爷爷十年前认识的一位故人,荆国人汴合。他有一次去荆山砍柴,偶然发现一块陋石。那陋石表面看来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但汴合发现隐藏在内的其实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。随后,他将陋石献于荆王。奈何那荆王有眼无珠,相玉之臣亦是昏庸无能,竟不识此玉。荆王以为汴合欺他,便砍掉他左手左脚。汴合回到荆山后,抱着陋石日夜哭泣。”

    这女子继续说道:“我爷爷那时正好带着我游历荆山,听到哭声便来到汴合家中。由此了解到他的经历,爷爷感慨那陋石的遭遇与他颇为相似,便欲高价购买此石。汴合见我爷爷乃是难得一见的知音,遂将此石赠与我爷爷,分文不取。我爷爷被其真情打动,与那汴合拜为忘年之交。不曾想,那汴合第二天便泣血而死,我爷爷厚葬之后,带着陋石离开了荆国,来到了这玄岳山,一呆就是十年。”

    这女子说的爷爷便是李鞅,而她则是李鞅的孙女,姓李名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