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十六章 奇人奇论
    赵阳听完李汲的讲述,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姑娘的爷爷为何要与那樵夫引为知己?是因为那块陋石吗?”

    李汲点了点头,“是的,他的经历与那陋石颇为相似。我爷爷出身名门之后,身怀经世济民之大才,奈何其主张不为世人所理解,就连他父亲和哥哥都与他势同水火。爷爷一怒之下离家出走,去往终南山投奔易家。许是易家亦不认同他的主张,后来他又离开易家,隐居在终南山,准备聊此余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汲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:“再之后,爷爷遇到了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知己,交往后才知道他是雍王身边近臣,随后把我爷爷推荐给了雍康王。雍康王对爷爷的主张甚为赞同,重用他为雍国变法。可惜十年后康王一死,新上任的雍王便废除新法,还杀害了我父母以及众多变法重臣。若不是这位知己的拼死保护,我爷爷怕是也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姑娘还有如此经历,让小生唏嘘不已。敢问姑娘的爷爷可是李鞅老前辈?”

    李汲听赵阳这么一问,惊奇不已,“公子认识我爷爷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来这玄岳山就是为了寻李老前辈而来。小生的爷爷乃是豫国丞相赵良,与老前辈是故交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公子的爷爷呢?”

    赵阳神情肃穆,低下头缓缓地说道,“我爷爷在二十年前被那洛城侯迫害而死,那时我才不过是一岁多的婴孩。母亲跳井自杀,父亲带着我远走雍国避祸。”

    李汲听完赵阳的遭遇,不禁潸然泪下,“公子竟还有如此悲惨的身世?与小女子何其像哉!公子说的没错,李鞅确是我爷爷。二十年前,家父家母被雍王所害。幸得我爷爷的属下拼死相救,我和哥哥才得以逃了出来。随后爷爷带着我和哥哥逃离了雍国,从商地出武关隐居在荆国的云梦泽。”

    “唉,没想到姑娘的身世亦是这般不幸,怪不得这琴声听起来如此催人泪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今日这般悲伤,不仅仅是在哀叹命运的无常,主要是因为我爷爷他......他近几日精神恍惚,怕是......怕是离大限不远了。”言罢,李汲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阳一听不禁打了一个哆嗦,“啊,怎么会这样?那......那小生可以见下老前辈吗?”

    李汲擦了擦眼泪,站起了身,“公子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赵阳站起身,跟在李汲后面,来到了聚仙阁。聚仙阁是个不大的院子,背靠聚仙崖而建,上下共有六间房。一层两间住房,一间灶房,一间茅房。二层两间住房,三层是一座亭子。阁楼的后门还连着一个山洞,是李鞅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进了聚仙阁大门,便有两个中年夫妇跟李汲打招呼。这两个夫妇,男的是李鞅以前贴身护卫的儿子,他父亲为了保护李汲和她哥哥李沐死了,李鞅就把他认作干儿子。后来,李沐和李汲都是由他们夫妇带大,兄妹俩也拜他们为干娘干爹。他们的儿子长大后跟着李沐去投奔了李鞅的侄儿李岳,夫妇俩则继续留下来照顾李鞅。

    李鞅平时打坐看书的地方都在聚仙阁的三楼聚仙亭,这里阳光明媚,视野开阔,风景秀美,是修仙练功的绝佳场所。

    李汲来到聚仙亭,见李鞅在闭着眼睛打坐。她走到李鞅身边,轻声说道:“爷爷,有人来拜访您了。他说是赵良的孙子,赵阳。”

    李鞅缓缓地挣开眼睛,扭头问道:“赵良的孙子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李鞅顿了顿说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汲转身朝赵阳喊道:“公子,请!”

    赵阳轻身走到李鞅面前跪拜,“晚辈赵阳,拜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赵阳起身在李鞅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赵良的孙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晚辈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赵方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烦劳前辈惦念,家父安好。此次晚辈前来代地,家父特意嘱咐晚辈来这玄岳山拜访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赵方倒是有心了。我与你爷爷相交甚密,与你父亲也算熟识,但老夫观你相貌与他们爷俩似是不太相像,看起来比他们两人俊俏多了。”

    赵阳心里一惊,心想难道这李鞅猜出自己的身份了?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多谢晚辈夸奖,许是晚辈在山中长大的缘故吧。喝清泉、食山果,修身养性,无忧无虑,自是少了许多烦恼。”

    “山中的生活多好啊,赵方为何要让你下山?这不是害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天下大乱,百姓疾苦,晚辈岂敢在山中继续苟且偷生,是我请求家父放行的。晚辈不求建功立业,闻达诸邦,只求学有所用,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“问心无愧,说的好哇。老夫年轻时也像你一样,但求学有所用,问心无愧。可惜终究是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这一生起起伏伏,愧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。最终,老夫算是活明白了,这人啊,终究不能跟天斗。”

    “家父曾与晚辈讲过一些前辈的事迹,说前辈志在天下一统,无奈冀王不用前辈,遂出走雍国。”

    “唉,有我那大哥李盾在,冀王怎会用我呢?有你祖父赵良在,豫王亦不会用我,老夫只有出走雍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与李盾前辈和我爷爷是政见不合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不合,简直是水火不容。老夫主张天下一统,由一个大国用强力吞并所有其他邦国,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国家。只有这样,天下才最终能安定下来,百姓才能安居乐业远离水火。”

    “是像五百年前中土国那样的一统国家吗?”

    李鞅摇了摇头,“非也。中土国虽表面一统,实则国中有国,这种封而建之的治理方式太过脆弱,早晚会使天下大乱。老夫主张的大一统,在形式上与中土国相似,亦是一个统一的国家。但是在治理方式上则是与中土国的封建制完全不同,是一个全新的中央集权的郡县制。”

    “据晚辈了解,现在各大国实行的都是前辈所说的郡县制。”

    “不完全是,大部分都是封建制与郡县制的结合体。若真是郡县制,二十年前的洛城侯豫称哪有谋反的实力?现在各个邦国很多还是这样的结合体,类似的谋反怕是还会一次次地出现。”

    赵阳见李鞅提起了洛城侯的谋反,脸色瞬间变得通红,“豫称这个老贼,谋反窃国,为一己之私利害死豫国二十万将士。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赵阳的异常反应,让李鞅和李汲都有些意外。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慌忙说道:“晚辈失态了,前辈莫怪。只因那豫称老贼害死了我爷爷和母亲,一提到他晚辈就恨的咬牙切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若不是那豫称,豫国何以沦落到如此地步。”李鞅也是一番感慨。

    赵阳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“前辈,晚辈有一事不明,还望前辈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前辈要主张天下一统?不管是哪个国家要想统一天下,建立您说的中央集权式的郡县制国家,势必要灭掉其他诸国。先不说这难度有多大,能不能做的到,假如真能实现的话,那要死多少人啊。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军人,不计其数的百姓,都会为此而丢掉性命,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。晚辈以为,不如让各大国之间形成平衡之势。势均力敌之下,各国就不敢轻易用兵,如此天下再无战事,百姓亦可安享和平。且相比于天下一统,难度和代价都要小很多。”赵阳阐述的是易家的核心主张。

    “你这说法跟我大哥李盾还有你爷爷都如出一辙,想必亦是受易家影响吧。易家这种主张看似合理,然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了。用他们易家道经中的话来讲,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人之道,则是损不足而奉有余。这天道与人道本就是天差地别,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李鞅扭头看向了远方的山谷,缓缓说道:“天道崇尚自然,讲究无为而治。人道则不然,与天道几乎格格不入,缘是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。人有欲望,就会妄为,妄为就会打破平衡,不是变强就是变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向了赵阳,继续阐述他的主张。“变强则会侵伐别人,变弱则会被别人侵伐,所谓的平衡之势只能维持一时,绝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。一旦平衡被打破,必然会引发战争,如此以来,战乱就会无休无止地持续下去,死的人只会更多。而要想彻底结束战乱,唯有天下一统。”

    李鞅的话让赵阳大为震撼,过去他一直对易家的主张深信不疑,而现在,他的理想似乎有一些动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