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易谋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> 第54章 再添盟友
    无咎的话让南王和相国不停地点头,两人都感慨不已。是啊,不只是雍国,哪个大国不是从小国发展而来呢?唯独康国错过了,时也?命也?

    “以豫使之言,若是有大山大河的阻挡,就无法成为大国强国了?”相国不甘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并非说完全没有可能,只是难度太大了。如果周边的国家都比自己弱的时候还有可能,若是都比自己强,那就没有可能了。就南国来说,相国认为与雍、梁、康这些邻国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相国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雍梁自是比不上,这康国嘛,多少还是能一较高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与康国能一较高下,可康国与巫国结盟后,南国怕是难以招架了吧?若非梁国支持,康巫两国说不定早就攻打南国了。”

    相国看了看南王,话都说到这份上,再装下去就是自取其辱了。南王朝他点了点头,相国会意,叹了口气说到,“豫使对我南国当真是了解啊。没错,过去一直是梁国帮助我们,才让南国免于强敌入侵。可如今,梁国却要翻脸图谋我国,豫使认为我南国该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“外臣以为有两条路可以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条路?”南王倾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一,向梁国称臣。”

    “若要向梁国称臣,还用你说?”相国生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相国莫急,听豫使把话说完。”言毕,南王看向无咎,“这第二条路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条路就是和我豫国结盟,方才外臣已经说过,只有我豫国才能救南国。”

    南王与相国都略显不悦,彼此看了一眼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无咎看了他们一眼,继续说道,“方才外臣讲过,南国三面皆是强敌。若是我豫国灭掉康国,那南国就会解除东面的威胁,只剩下北面的雍国和南面的梁国。我们两国结盟后,有豫国的支持,梁国自然不敢再对南国图谋不轨,南面的危机自然可解。至于说雍国,河西之地没夺回来,根本无暇南顾。况且,为了摆脱河西劣势,外臣在雍国已经说服雍王向北扩张,吞并北面的猃狁、娄烦和林胡三国。之所以如此,一是可以威胁冀国北境,甚至是国都晋阳,从而在两国对峙中扭转劣势。二是可以让他把精力用在跟冀国的对抗上,从而放弃对我宛城郡以及康国的图谋。所以,南国也根本不用再担心北面之敌的威胁了。”

    无咎原本以为南王与相国听完他的讲述都会很高兴,谁知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豫使,你的计策听起来确实很高明,但你们灭了康国后,如何能保证不再灭我南国呢?等我南国与梁国闹翻,就再也没人帮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无咎心里一怔,他的小九九还是被对方看出来了。不过,对此他早已做好了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无咎微微一笑,“相国真是多虑了。说句相国不爱听的话,我豫国有八个郡,随便拿出一个郡,无论是土地的大小还是人口的多寡都要要超南国,更别说是穷山恶水的康国了。过去上百年间,我豫国从未对偏远的山地有过丝毫兴趣,若不是为了应对荆国的威胁,断不会劳师远征、跋山涉水去攻打康国的。拿下康国后,我豫国南境危机即刻解除,断没有理由再打南国。况且,占领了康地,巫国无论是出于对康国的情谊还是自身的安全一定会攻打我们,我们倒时还需要南国一起对付巫国。再者,康国地处汉水下游,且与南国之间有重重大山阻隔,若想攻打南国也并非易事。若真有那么一天,南国可以再请梁国哪怕是巫国帮忙,我们都毫无胜算,甚至还会被你们联合赶出康地。所以,我们豫国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攻打南国。”

    无咎的一番话合情合理,终于让南王打消了顾虑。不过,老谋深算的相国倒没那么容易被打动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豫国没有理由和动机,但是雍国呢?你们现在可是盟国,它若是想攻打我们南国,豫国想必也定会出兵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相国的话让南王再次紧张了起来,他心神不定地盯着无咎,看他作何回答。

    只见无咎摇了摇头说道:“雍国断然不会攻打南国的,他们的重心在河西之地。经过外臣的引导,他们全力向北经略。北面不仅有猃狁、娄烦和林胡,还有豳国和鬼方,更不用说东面还有冀国。有这么多国家纠缠,雍国哪里还有精力再图谋南国呢?况且,我豫国送给了雍国两座城池后,雍国出武关可以很容易攻打我们宛城郡,其威胁并不比荆国小多少。虽说我们已经和它结盟,但同时亦会防着它,自然不会允许它图谋南国。否则的话,雍国攻下南国后,再出武关溯汉水而上,那我康地将会遭遇雍国两面夹击,根本守不住。因此,雍国攻打南国对我豫国而言是有害而无利,若雍国真如相国所言攻打南国,我们一定会出面阻止。”

    听完无咎的解释,南王再次放松下来。相国则在低头思考,无咎的话听起来头头是道,可依然让他放不下心。尤其是豫国这次突然心血来潮地攻打康国,而且还是联合雍国一起。如果说梁国是一头虎视眈眈的老虎,那这两国会不会是一对儿凶狠的豺狼呢?

    “南王,我们两国结盟后,不仅会解决南面的梁国之危,而且还会大大提高南国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哦?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南国地处梁、豫、雍三国交界,无论哪一国想攻打南国,其他两国都不会同意。且南国四面皆是天险,无论哪一国打南国,都绝非易事,南国有充足的时间向另外两国求助。南国倒向哪一方,就对哪一方有利,因此,我们三国都会尽力争取南国为盟友,而不是主动跟南国交恶。方才相国所言,一旦我们两国结盟,就与梁国闹翻,其实大可不必。南国还可以继续跟梁国交往,这样就不用害怕豫国和雍国了。而且,有了我豫国的支持,梁国对待南国的态度必然会大变,绝不会再像以前怠慢南国,更不敢再图谋南国。因为它害怕南国会联合我豫国以及雍国攻打它,同样,对豫国和雍国而言皆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南王激动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案几,“寡人同意跟豫国结盟,相国意下如何?”看南王的表情,生怕相国不同意使得豫国再反悔。

    “臣无异议,只是感觉这好事来的太突然,臣这心里有些不踏实。”言罢,他看向无咎,“豫使?你们豫国不会就这样单纯地帮我南国吧,不图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相国看来还是对我们不放心啊。国与国之间结盟,并非出于道义,更非出于友情,而是出于各自的利益。我们两国之间,无非也是各取所需罢了。要说真有所图,也是希望我豫国占领康地后,南国能帮忙共同对付巫国。毕竟,这康国与巫国是友好盟国,我们占了康地,巫国于公于私必然不会坐视不管。我豫国初来乍到,靠一己之力对抗巫国以及康国的旧族势力会比较吃力。所以,还希望南国能出手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豫使放心,既然南豫两国是友好盟国,豫国的事就是我南国的事。别的地方我南国帮不上忙,但是在康地,若豫国有事,寡人必会鼎力相助。”南王已经被无咎完全说服。

    无咎行礼道:“外臣代我王感谢南王!”

    “豫使不必客气,除此之外,贵国可还有其他要求?”

    “嗯,外臣确实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豫使但说无妨。”南王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攻打康国,就我豫雍两国联手已是绰绰有余。但是出于加强我们两国盟友关系的需要,我们希望南国也能出兵帮忙。外臣以为,盟友之间只有建立在血与火之上的关系才足够牢固,光靠一纸盟书或口头承诺是靠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豫使所言极是,即是豫使不提此事,寡人也会提的。待豫国出兵后,寡人派两万大军东出汉水助贵国一臂之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谢南王!既然南王如此爽快,我豫国必也会投桃报李,待拿下康地后,外臣奏请我王将石泉邑送给南国。石泉邑乃是扼守南康两国的战略要地,南国拥有了这个城邑,也就不用害怕我豫国从康地攻打南国了。”

    南王看了一眼相国,两个人都是一脸惊讶。石泉有多重要,他们当然是知道的。只是这地方过去一直都在康国手里,让南国一直如鲠在喉,没想到如今豫国居然主动送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豫使此言可是当真?豫王会答应吗?”相国一副不相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王肯定会答应,为了说服雍国出兵,外臣建议送两座上好的城邑给雍国,我王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这石泉尽管对康南两国重要,但是对我豫国而言没有太大价值,我王断不会拒绝的。除此之外,我豫国还可以帮助南国攻打巫国。所得巫国土地,尽归南国所有,我们寸土不要。相国若不放心,我们可以把这些条款写进两国盟书。”

    南王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起来,“这......这......这,这让寡人怎么好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豫国主动找南国结盟,自当要表示诚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豫国这份情义,寡人记下了。今后但有需要我南国帮忙的,寡人定当竭尽全力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外臣代我王感谢南王。”

    “相国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和豫国的盟书,由你亲自来负责拟定。有必要的话,代寡人出使一趟豫国,面谢豫王。”

    “臣,遵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