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我有鉴定术 > 第十九章 鬼才!陆柒捡到宝了!
    将一高一矮挂钢化玻璃护栏上,陆柒拍了拍满头的灰尘和玻璃碴,看向店门前目瞪口呆的黑商,将背在身后的武器拿下瞄准他,道:“我想,你应该可以解释现在的情况,和介绍黑箱吧?”

    黑商的脸颊微微抽搐,望着一地破碎的玻璃幕墙,以及脸颊出现花纹,拿着致命武器瞄准自己的陆柒,心里面发出一声哀叹,直呼倒特么的血霉......

    他就想不明白,那么隐秘的暗中肮脏交易,怎么被发现的,带货的两人都是从外地跑来的,一路上没停留,也没引起墨麟公司的注意.......特么的,这刚刚付完账就被抓了个人赃并获,淦啊!

    当然,他是一个生意人,不会像偷盗兄弟那么冲动和陆柒搞硬怼。以他现在的情况,顶多就是罚款而已,只要辩护得当,说不定罚一点点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刚见面,没深聊.......”黑商开口就推卸责任,表示自己和他们两个完全不熟,只是第一次见面,自己也没追问他们的来历,就做了一笔交易。

    “箱子里的是什么,在哪?”

    陆柒才懒得管三人什么关系,他只想知道,三人之间的交易物品是什么!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什么满足好奇,他才懒得浪费脑细胞策划这场伏击。

    箱子里,究竟是藏着秘籍,亦或古代异修铸造的神兵利器,实在不行,起码给些古代异修资料看看也OK啊!

    “收银台。在收银台下面!里面只有一把做旧的兵器,没其他东西.....”黑商继续信口开河道:“我花了两万从他们手里收来的,其他的我不知道.....”

    “两万买假古物?你要多少,我现场滋给你,给你滋回商朝都行.......”陆柒看着黑商,笑了笑:“不才,在下祖祖辈辈都是干典当的,虽说我的学艺可能不太精,但普通把戏骗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做人不能太老实,他奶奶从小就教育他,做人做事要学会藏拙,但藏拙不是把优点部分藏起来,而是藏着缺点!

    他祖辈的确开典当行,但在奶奶那一辈就败的一干二净,关于鉴宝知识,他的确懂一点,但也真就是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陆柒就是在唬黑商,只要他看到皮箱里面的物品符合刚出土特征,别管是不是偷盗的,直接掀他档口就OK了!

    黑商老板不说话,默默看着陆柒拿出收银台下面的黑色皮箱.......

    箱子里面空荡荡的,就只有一把半米来长的短刀被固定丝绸垫上。陆柒伸手轻抚剑鞘凹凸面,感受到触感,就已经肯定这玩意的确是刚出土的:“你花了两万买一把战国的短刀。不对.....”

    甩鉴定,已经成了陆柒的习惯,自己确定短剑的来历之后,他就下意识发动异能鉴定武器......短刀历史,虽没战国那么长,但差不多,是秦代的玩意。

    只是......这玩意有毒!

    【解析发动:奴国祭祀短刀,它饱饮生灵鲜血,剑身附着浓重的怨恨,拥有憎恨生灵的特性,从来到外都在向生灵发出充斥怨恨的诅咒。】

    【评价:说人话就是,短刀上,寄宿着生物基因病毒,被刀刃划伤就会破坏凝血功能,引起急性失血性贫血,连续中三刀,治好也会患上卟啉症......非常邪性的短刀,在异修界里,这一类伤人伤己的武器,统称为:邪器。】

    “邪器.......”陆柒手像触电一样,立刻缩回来,生怕自己猪手莫得了:“来自秦末期的祭祀短刀,两万块钱?这玩意白送都不要啊!”

    黑商老板脸色骤变,似连他也被陆柒说出的‘邪器’名称吓到了:“喂喂,有没看错,不是一把青铜古董短刀吗?”

    陆柒盖上皮箱,望了黑商一眼,心里有点佩服这家伙,明明被自己当场人赃并获,却还有这份演技,不愧是卖假货的商人,脸皮是真的厚实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处理不了.....”陆柒心里道。

    公司规章制度,可没写怎么处理收购邪器的商人,关于偷盗者也只写着擒获至最近分部收押待审......

    “重罚,罚到倾家荡产.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在外面看着陆柒处理偷盗者后续问题的柳珞走了进来,非常友善的拍了拍黑商肩膀,道:“按规矩来,三天之里记得带银行卡,以及具有法律效应的固定资产评估文书,来公司七楼找江贤,大家老熟人了,流程怎么走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.”黑商老板一脸茫然无措,呆呆望着陆柒,又看向柳珞,完全没有人到中年的沉稳,一副被打击过度模样。

    反正,愣到陆柒与柳珞走出去,黑商老板都嗦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干的漂亮,我很看好你!”并肩而行的柳珞突然出声道:“我还以为要培训你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,想不到你战斗天赋那么高,以前练过?”

    陆柒一愣,摇头道:“没有,我都是临时抱佛脚的,刚才施展的关节技全是早上在图书馆记录的,击败矮个的爆炸是化学知识。我从来没学过格斗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学姐这个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柒指的是皮箱里的短刀,这把武器碰既重伤,连续三次划伤,人就废。

    卟啉症可是没得治的,得了这个疾病就像吸血鬼一样,畏光、怕蒜、并伴随严重的贫血,还具有遗传性,属于一人中招,全家升天的恶毒武器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在想,捡到宝了,现在心里则在想,特么的捡到鬼了!

    这哪是宝,这是恶心人的玩意!

    “你拿着呗,它是你的战利品,公司一般不会要求上缴的,要是你真的觉得驾驭不住,可以卖给公司.....”柳珞看了眼手表的时间,道:“天色已晚,作为学姐前辈,今晚我请你吃饭怎样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嫌我碍事,我肯定去。”陆柒自然无所谓,反正家里没人,回家也是吃外卖的,去哪吃饭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行,回公司换了这身装备先.....”

    来到公司配备的外勤面包车,将一高一矮两人塞之前放‘梵猫’的车厢,陆柒望了一眼商场二楼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但一时间又不知道哪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还傻站着干什么,快上车啊!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