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我有鉴定术 > 第三十章 祖宅
    知道异人的起源时候,陆柒其实想过自家的情况。从理性来讲,自己家巧合实在过多,说祖辈不是异人,他是绝对不相信的,又是鉴定又是典当行,家道中落也与墨麒麟崛起的时代相近。

    墨麟公司前身并不是公司,而是道佛两家元气大伤之时,官方的人,向天下召集有识之士建立的组织,或是在民间的闲云散鹤,或是国外华侨,又或异修界里,受够各大世家压迫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们聚在一起,获得官方金钱和物资帮助,第一件事就是打内战。内战因何而起的原因,陆柒不知道,《新异修编年史》里没有记载,一笔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这与他家破产的时间点接近,巧合成这样就过分了啊!

    陆柒之前故意不往这边想,没有什么理由,就是不想往‘异人家族’去想。

    越想,他就越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一个鉴定异能的家族,祖祖辈辈从事鉴宝,积累的财富该多么庞大,却短短四十年内败光。当初奶奶和外祖父他们究竟干了什么.......想到世族内战,陆柒根本不敢往下继续去想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都不敢和其他人说,自己的异能在记录信息之后,拥有自动匹配关键信息的能力,一直都说,自己异能强化记忆力,自己平日看的杂书多。

    山魅他没见过、茶仙他没见过,包括今天遇到的山蜘蛛,他同样没见过!

    而然陆柒却能鉴定,甚至还知道它们的习性和弱点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不想来祖宅的,在这里可能有当年祖辈留下的东西。他要是按母亲意思来这里,应该能找到什么,但同样有暴露自己家曾经事迹的风险。

    究竟干了什么他不知道,反正往最坏方向去想就绝对不会害自己的。

    只是现实给了陆柒一击铁拳,并教会了他一个道理,麻烦事有飞毛腿,自带精准定位系统,不是说躲就能躲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菌丝和徐时,他可能被祭祀短刀蛊惑到和山蜘蛛玩肉搏,最后落得双双失血性休克,喝孟婆汤的下场。

    有些事,应该正面应对,而不是当做无事发生........

    高底盘的防弹面包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,四周田里枯黄开裂,像荒废了许多年一样,不在有人耕种。花城作为曾经辉煌工业城市,的确不需要耕田的。

    小农经济哪有进厂赚的多,现在旅游业兴起,当初在城里买房的农民,已经遭遇了拆迁洗礼和分房毒打,混的差点的都当起包租公或包租婆了。

    这条村里可以说空无一人,剩下大量名为祖宅的废弃建筑物。

    陆柒已经很久没回过来,但他还记得自家祖宅在哪个角落。他家旁边有一片很大很大的竹林,在村子最里面,包括后面几座山都是他家祖宅范围。

    有山看似很土豪,实则不值钱,不能出售,还不能砍伐,砍树就罚钱。

    特么的....

    “死猫起床,别睡了!”

    打开后备箱,陆柒摇醒睡在纸箱里面的暹罗,让它跟自己一起走,免得吓得尿一车:“先说明,现在在山脚,这里的老鼠三斤起步,大点的十几斤。不和我来就待在车里,憋着点,别尿。”

    傲娇的暹罗,曾经离家出走过,陆柒找到它时候,它被一只大老鼠叼着。

    南方蟑螂会飞是常识,但南方的老鼠也一点不差,动不动就两升阔落瓶大小的体积。陆柒看到它们就直接装瞎。

    惹不起,躲得起,太脏了。

    一听有老鼠,暹罗嗷一声,立刻爬到陆柒肩膀上,猫拳弹出指甲,死死扣住有点滑脚的衬衫,一脸警惕看四方。

    作为一只贵族猫,抓老鼠什么的实在太邋遢了,它才不干!

    指望一只宠物猫抓十斤的老鼠,不如担心老鼠会不会叼走猫好过!

    陆柒拿起背包,里面是骄虫和他之前在商店买的东西,祭祀短刀已经被藏在衣袖里面,扯开袖扣就会掉出来,现在已经万事具备,就差探索祖宅了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探索,作为熊孩子,他以前几乎把祖宅房的顶掀翻,但唯独有一个地方极少会去,那就是爷爷书房,里面放着许多类似兵俑的泥偶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很怕那些泥偶,总觉得它们是活的,压根不敢在里面皮几下。

    庭院铁门已经摇摇欲坠,宽广的小院堆满落叶,散发出发酵的腐臭味,陆柒并没太在意,这里他太熟了。现在虽然看起来阴森恐怖,但庭院里,都是儿时惨遭父母双打的回忆......

    有时候,他甚至觉得,鬼还不如老爹的九匹狼皮带和老妈的平底锅恐怖。

    刨除庭院,祖屋面积非常大,全钢筋水泥结构,一层大概一百二左右,四层加一个天台。外挂不像现代,用的防水涂层或瓷片,就涂了一层黄漆,很具有时代感的风格,这楼有七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通往客厅的木门,已经腐朽了,变成白蚁的家园,陆柒轻轻一碰,连同门框也一起塌了下来,发出一阵巨响,回音把肩膀的暹罗吓得炸毛:“喵呜!”

    “你嚎什么,现在才下午六点,太阳能把你的屁股烤烂......”

    陆柒没被门吓到,反而被死黑猫吓得一个激灵,差点绊到门槛摔跤:“老老实实闭上嘴,不然别说吃鲷鱼,我反手丢你出去和巨型老鼠玩捉迷藏!”

    “喵....”暹罗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闹,你这只舔猫.....”

    知道有危险才来舔我,平日当我铲屎的?我告诉你,哄不好了,除非你拿出猫爪的肉垫给我,不然没得商量!

    客厅空荡荡一片,全木质的门窗经过多年日晒雨淋,缺少人气,不是被昆虫当家就是完全腐烂。一进来,陆柒只觉屋里阴风阵阵,背脊发凉,但让他觉得奇妙的是,客厅尽头,爷爷生前的书房门却完整的出奇,犹如全新的一样!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啧.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早有猜错,但当他看到祖屋怪异的时候,还是觉得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陆柒没去开门,他身上现在还有祭祀短刀的debuff,他不敢皮,这里离医院足足二十公里,受了伤可止不了血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这样,我就应该踢烂山蜘蛛的屁股,抽一捆蜘蛛丝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踢开地面腐烂的枯叶,陆柒直接坐在地上,拿出背包里的商品,就开始调配击败偷盗二人组的‘硝’和‘氯’。

    当然,这回是完整版的,并不是之前的小打小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