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我有鉴定术 > 第三十三章 一心只读金.....圣贤书。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脚步略虚浮的陆柒打着哈欠回到公司大厦里,将防弹车的钥匙交回给前台的小姐姐,飘飘荡荡的搭乘电梯前往公司食堂,准备恰一顿。

    昨天折腾了整整一天,今天又去洗车店洗车,把车里血迹洗干净,陆柒已经二十四个小时没有闭眼,加之昨晚血崩有点多,直接重感冒,难受的不行。

    距离猝死,似乎只差熬多一天。

    公司采取自助餐模式,想吃什么自己去拿,只有拿养殖类异类肉需要和主厨说一声,其他海鲜、家禽、蔬菜类随便吃,吃到扶墙出来都不会有人说。

    养殖的异类大部分都是水生的,陆地的比较少,好像是因为陆地异类和人类混居在一起,学会拉帮结派,经常成群结队的出现,很难抓来配那啥,而水生几乎都是单独行动,一生就几百只。

    所以,异修大部分都讨厌吃海产。

    天天吃,龙肉都没味了。

    但你架不住异类补啊!

    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女声突然问道,把打瞌睡,正在逐渐脸贴牛排的陆柒惊醒,抬起头来,露出惨白的脸颊,嘴唇略泛紫:“早。”

    柳珞都惊了,昨天还精神抖擞的陆柒怎么变成残花败柳了:“你昨天,不会被小晶拖进度假村了吧?还是说,自己偷偷跑去新世界会所搞刺激的?”

    度假村进不得,一般也不许进,里面生活了大量异类,其中,包含各种擅长汲取生命能量的异类美娇娘。看到陆柒焉了吧唧模样,她第一时间就怀疑陆柒是不是去搞颜色了。

    男孩嘛,大家都懂,尤其她还带陆柒去过异类会所,有好奇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失血过多,感冒了....”陆柒拉开衣领,露出白色绷带:“我家失火比较乱地又滑,不小心划伤胸口,感染了祭祀生物病毒,体验了把血崩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你有够倒霉的。”柳珞一脸无语的看着他:“受伤不好好待在家里安心休息,跑来公司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车钥匙....”陆柒将一直放桌面没有动过的橙汁推过去:“吃过没,要坐下来一起吃吗?”

    “喏,我们刚吃完。”

    柳珞嘴一努,撇向餐厅正中央的四人桌,江贤和徐时都在。陆柒刚就从她们身边走,徐时还特意叫了一声他,结果陆柒理都没理他。

    出于同事之间的关心,她就过来看看陆柒怎么走路都在飘。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的?要不要我送你去医务室找医生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柒摇摇头:“没事,出院之前医生就给我开了感冒药,回去洗个澡,睡一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.....”柳珞坐了下来,道:“明天看看的情况怎么样,本来还想带你进山熟悉巡逻路线的,如果不行,那就下次再说吧!”

    花城分部离十万大山最近,经常需要派人进山巡逻各处哨点,保养哨点监控探头和保证设备的隐蔽,确保不会突然之间被闲的无聊的野兽叼走。

    花城分部的责任之一,就是监视大山外围,预防发疯的畏兽跑出来,并能在事发后,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控制疯狂的畏兽,避免造成生命财产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明天出发?”陆柒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后天出发,徐时也要进山接一位异人。”柳珞喝了口橙汁道。

    “看看情况吧!我可能不会去,祭祀病毒一日不散,我都不敢乱跑....”陆柒有点想去,但想想自身情况,还是委婉的拒接了柳珞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柳珞知道陆柒的情况之后,就没继续提任务的事情,不过劝了一句:“邪器还是尽量不要用了,你缴获的祭祀短刀副作用实在太大,倒不如卖给公司换取一把普通的法器来的划算。”

    公司内部会回收邪器,甚至要比收购邪器商人的价格还高。

    消除不稳定因数,永远是公司的职责之一,邪器就是不稳定因数之一!

    “嗯.....”陆柒点头,看到柳珞坐下喝起橙汁,他大概猜出了柳珞的想法,加快进餐的速度。但关于邪器的问题,陆柒选择性的敷衍过去,并不打算答应。

    看过公司规章制度和奖励方案,陆柒知道公司回收邪器,正式员工甚至可以凭借邪器换取法器,但他不想换。祭祀短刀属于底牌,可以算翻盘利器,留着以防万一也是相当好的。

    利弊几乎相等,平日不用就完全没有危害性,而拼命时,谁在乎病毒呢?

    “OK,吃饱了!”陆柒放下碗筷,拿起水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正好我也准备下班回家,你要不要坐我的车?”柳珞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方便,我肯定不会拒绝。”陆柒倒没有推迟什么的,他和柳珞顺路。

    北区去南区,不是直线的,花城犹如圆饼,而两条大河画了一个十字,西北为北区,东北为东区,而北区东区靠近西区南区的中心交汇便是中区。

    不管柳珞回家走中区还是西区,陆柒都无所谓,一离开北区,随便找家酒店住下就行,家里还在大修,回去也没什么用,除非想当吸甲醛净化器.....

    刚过北区连接西区的大桥,陆柒看到柳珞想打转向灯往东走,去连接着南区大桥的公路,便道:“在这停,我家里还在装修,暂时没办法回去,前面有家酒店,我开间房休息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珞一脸狐疑望着陆柒,开口问道:“你这家伙,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陆柒一脸迷茫:“???”

    我干了什么?我就叫了停车啊!

    柳珞盯了陆柒一会,并在脑海里回想自己有没说漏嘴,确定陆柒应该不知道自己家就在附近,喊停车是巧合,不是想一探闺房的变态后,摆手道:“我家就在前面,去酒店,不如去我家,反正还有空房间.....”

    陆柒一愣,连忙摆手:“不用,在这停车就行,太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和柳珞可不太熟,去她家里面吃饭还行,去过夜的话,拉倒吧!

    他只想安稳的睡一觉,可不想被柳珞的父母防贼一样盯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柳珞靠边停车,指着窗外道:“你说的酒店是这家吧?”

    车窗外的霓虹灯招牌写着:一~三楼学院酒店,钟点两百,包夜六百。

    陆柒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珞一指天窗:“我家二十五楼。”

    陆柒:“.......不了,我住这就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