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我有鉴定术 > 第三十七章 互相克制
    “咔咔咔.....”

    四只秧气僵尸猛扑向前,人头蛛连躲都懒得,背部一个头颅弹起,嘴巴裂开恐怖弧度,高温炎柱从中喷射,在离开一定距离之后,扩张成扇形的火墙笼罩住秧气僵尸,让它们快速干硬化。

    看似恐怖的僵尸,实质上依旧是泥土与炁的混合,只要将泥土僵尸体内水分蒸发,它们就会结晶化,被牢牢的锁死在原地.......茅山术实在太出名,但出名可不是好事,出名就代表术法优劣容易让人研究透,并制定针对的战术。

    烈焰喷射完毕,人头蛛没有选择突进与柳珞交手,八足挥舞快速退后,移动到相对安全的距离,背部两颗塑料头颅弹起张嘴,喷出截然不同的光束。泥黄光束与红色光柱结合,艳红的灼热岩浆赫然形成,朝柳珞袭杀而去......

    半蹲释法的柳珞一惊,一个侧翻躲避开岩浆喷射,丝毫不犹豫跑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岩浆柱并没有消失,人头蛛转动躯体,灼热光柱横扫追击,柳珞所经之地,化为岩浆的海洋,半个小区花园燃起烈焰映出火红之色,大量含有氟化氢及其衍生剧毒物,在蔓延着。

    异人与修士的差异就在这,异人释放能力如臂指使,就像本能反应一样。

    但修士不行,修士想让体内的炁离体释法,必须用符箓、祭坛、法器,否则炁离体后,就如清风拂面,完全不具备强大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人头蛛是杜家最高工艺之一,在体内蕴藏着异人血肉,操控者只需要将自己的炁传导进入,就能施展各种异能。

    柳珞只听说过杜家,从来没有和杜家的工匠交过手。毕竟....杜家在半个世纪之前就遭到驱逐与追杀,从来不敢明目张胆的在神州嚣张跋扈.....

    她一个土系血牛战士,却要对战杜家炮台型傀儡,已经不能说棘手了,非要形容的话,只能说你是在刁难老娘!

    “柳.....柳珞学姐,换....换手,我实在搞不定后面两个,我和你换对手。”

    陆柒连爬带滚跑柳珞身边,他的脸颊现在青一块紫一块的,额头还肿起一个大包,右手握着把短刀,左手握着不知哪拆的单车链拳套,身后是两个像吃了橡胶果实一样,四肢伸缩自如的泥偶。

    “别闹,你快爬!”柳珞一把扛起瘫软在地的陆柒,捂着嘴的右手,泛出黑铁般的光泽,一拳将男性的泥偶打出百米之外,撞进小区商铺:“我来顶住它们三只,你爬到一个安全地方躲好,等待公司的支援,别胡闹,乖一点!”

    陆柒心里苦,祖传秘方里传授的知识都是对抗天地规则的,体术卷里的东西都是需要炁来施展的,他现在根本无法应付敏捷战士......

    恰巧,男女泥偶体术强的一批,祭祀短刀又对它们无效,生物病毒甚至无法让它们象征性的挤出一点泥浆来,脑壳差点给两只泥偶打穿。

    所以,陆柒看到人头蛛追着柳珞喷射能量光束,立刻就想换对手,对付格斗强者自己不行,但欺负炮台敌人,他可就不怂了啊!

    “没闹,我有办法对付大蜘蛛,只要你挡住两只泥偶,我就有办法击败口吐芬芳个不停地大蜘蛛......”

    被柳珞扛着的陆柒,感受到手肘处的轻柔,想挣脱,但有点不要意思,只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,希望心大的学姐赶紧把自己丢下,不然....朋变鹏了。

    “啧.....”

    看到陆柒态度坚决,自己又面临泥偶与人头蛛夹击,不放下他,自己就无法施展开手脚,只能先假装答应他,然后离开操控秧气僵尸将他带离现场。

    “好,我放你下来,不过你不许离开我太远,我怕你出什么意外!”

    柳珞丢下陆柒,手臂白皙皮肤,开始向黑铁光泽转变,这是土系术法里非常罕见的一种秘术,可以在体表覆盖岩石涂层,作为防御与攻击的手段。

    柳珞打算摆出防御姿态,抵挡住人头蛛的能量喷射,等僵尸带走陆柒,自己想办法撑一段时间:“小心了,我可能无法顾及到你。集中精神,注意!”

    左边是突进的女性泥偶,右边是弹出三颗头颅,不知道想干什么的蜘蛛。

    大量烈焰混合少量泥土,组合成削肉蚀骨的岩浆,第三道光束是水柱,人头蛛打算制造含有氟化氢的毒雾,将她们两个放倒.....

    “可恶....”

    柳珞心里恨得牙痒痒,现在到底什么情况,杜家的人怎么在这的,如果可以找到工匠本体就好了,一拳把工匠脑壳锤进胸腔里,一切就万事大吉了。

    陆柒落地之后,全力催动自己的鉴定异能,大片红色纹路开蔓延滋长,抽出锋利无匹的短刀,对准快速涌来的白雾就一刀斩落,心里默念:“破邪!”

    不管什么术法,其实都是以体内能量为引,牵动天地之力,组合成各种具有神异效果的术法.......只要是拼合的东西就一定存在拼接点,或不明显,但拼接点是一定存在的!

    他只需要利用自己的炁,破坏掉连接点的微妙平衡,炁与天地之力就会变成毫无杀伤力的清风。这就是他家里祖传的绝对防御之盾,也是针对鉴定术异能开发出来的一项秘技。

    剧毒之雾,在陆柒抽刀斩落后,瞬间散开,形成一片真空地带,人头蛛呆愣片刻,有点无法理解现在的情况,或者说是操控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欺负法爷舒服,肉搏什么的实在太难搞了......”

    陆柒单手持剑,一脸轻松,完全无视地面的黑色岩浆踩踏上去,他所过之处的岩浆快速退散,变回遭到腐蚀的凹凸不平地面:“你也不过如此罢了.....”

    柳珞一脸错愕表情,完全不知道陆柒到底什么情况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那么强,但她只想吐槽,有时间在这装逼,怎么不快点跑过去,你鞋底可在着火,都快烧融了啊!傻b!!

    然而.......柳珞不知道的是,陆柒现在其实慌得一批,击破能量连接点,需要能量的,斩开毒雾是因为邪器本身自己便蕴含能量,地面的岩浆,需要他自己一点点破除!

    他体内的炁少的可怜,根本无法快速冲到人头蛛前,给TM来一刀。

    同样,他也不敢蹲下消除岩浆,这样会暴露自己是纸老虎的底细,而且看似塑料材质的八足蜘蛛,其实是一种硬度极高的不知名材料。陆柒的眼里,人头蛛身上完全没有点或线,他可能没办法击败八足蜘蛛本身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硬撑,装硬汉,把自己塑造成体术垃圾,却专克术法的高手,只要能唬住操控者,逼它撤退,或者等公司支援赶到,他就可以躺地上,捂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肝,求安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