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你有种就杀了我 > 第32章 我不甘心
    四十二年前,在一个蝉鸣的夏夜里,星刻林家的女主人诞下两个麟儿。

    彼时林家家主林晚荣为晨风区临江军军官,少时家道中落亲朋散尽,幸于求学期间遇见夫人,获得岳父一家帮助,兼凭自身才能,直上青云,步步高升,正是志得意满之时,便为两个儿子取名‘锦耀’、‘雪恩’,意为锦上添花的荣耀、雪中送炭的恩情,既表明自己对两个孩子的喜爱以及对夫人恩情的铭记在心,也代表他对两个孩子的祝福,希望孩子能一生幸福好上加好,乐于助人有恩必报。

    当两个孩子长大,逐渐显露出其不同领域的天赋,林锦耀擅长执剑战法,林雪恩精于理法,但林家是战法传家的武者世家,林晚荣花费数年手把手教学,眼看着大儿子突飞猛进而小儿子七窍不通,也只能放弃一门三武者的幻想,将林锦耀送入军事学院,将林雪恩送入文化学院。

    从此两兄弟的人生走向了分岔:林锦耀以军院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加入临江军,数年后返回军院执任教职;林雪恩毕业后则是拿着父亲给的本钱和人脉开始经商,虽然父亲在花甲之年便去世了,但兄长林锦耀取而代之成为林家的顶梁柱,为林雪恩的产业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辉耀里,虽然说‘以人为本’‘众生平等’的口号喊得啪啪响,但社会生产力也就那样,为了争夺资源内卷是必然的,公平公正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景。就像前世的古代,一切利益都必须要用权力来维持,不然只是一只养肥的猪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权力以外,武力,特别是单体武力也是受到认可的保障。除非拥有绝对把握,否则用下三滥手段对付拥有出名武者的产业,只能引来对方肆无忌惮的报复。

    大家默认拥有武者的势力只能公平竞争,这并非是规则,而是迫于无奈的道德——大家只是来求财,不是要争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在林家,林锦耀是繁茂的树冠,而林雪恩是深藏不露的根,大家尊称林锦耀为‘林先生’,称林雪恩为‘二先生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,林锦耀才是林家的颜面,林雪恩只是辅助哥哥的后勤人员,一个忠厚老实的管家。

    就连林雪恩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他哪个方面都比不上兄长,战法比不上,学习比不上,甚至连经商也是,他深知兄长的经商才能更胜于他,每当他遇到困局找兄长询问必然能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所谓的‘林雪恩擅长经商’,只是一种安慰罢了。

    哥哥是家族锦上添花的荣耀,而他只是一块碳——但林家不缺他这一块雪中碳,哪怕林家真的陷入危难,拯救家族也只会是林锦耀,而不是他林雪恩。

    林雪恩对此没有任何不满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所有的不满,都被时间磨平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比不上兄长林锦耀。

    他就是可有可无的管家。

    他就是活在林锦耀光辉下的,黯淡无光的,一块碳而已。

    卑从骨里生,万般不如人。

    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林雪恩遇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来自统计司的人。

    「就这样活着,你甘心吗?」

    当时林雪恩没有说话,挥袖离开。只是在日后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里,他发现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刺,无情地在他脑海里回响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,并没有刺痛他。就像鱼不会被鱼刺刺痛,林雪恩发现,认清自己对兄长的怨恨,并不会令自己难受——因为他对兄长的怨恨,早已在成长中化为自己的一部分,化为鱼刺永远存在于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感情是经受不了考验的,但也经受得了考验。恨只是七情六欲的一种,再浓郁的恨无法占据心的全部,恨只是一个引子,轻而易举就能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如果林雪恩没有遇见那个人,他依然是林家的二先生,数十年之后也儿孙满堂不失天伦之乐,虽然一生平凡但也不失幸福,与兄长更是相敬如宾绝无隔阂。

    但当林雪恩心中的恨被点燃,他内心最深处最腐烂的土壤便开始燃烧。只需一丝火苗,就能引爆沼气,摧毁一切感情的壁垒。

&
第32章 我不甘心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