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 > 你有种就杀了我 > 第44章 最惨的偶遇
    “待我撕开半里这晨昏的乾坤,三尺青光轮转洗烟尘~”

    星刻歌舞厅外,放置在门口的宛如两个黑色棺材的音响传出沙哑的男音,悠远的歌声传遍镜湖路的每一个角落。贩夫走卒偶尔会驻足聆听,但很快又要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乐语看着一辆辆人力三轮车在街道上穿梭而过,感觉自己仿佛来到新的城市。富人区虽然距离主城区就隔了一个镜湖,但却近乎两个城市,譬如说,主城区你是看不到任何人力三轮车,但在富人区这边却是常见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这背后的原因自然不难得出:‘坐慢速交通工具’这件事对于辉耀人本身是一个伪需求。在白天里,辉耀人获得阳光的加持,日常走路根本不累,哪怕穿梭城市也腰不酸腿不疼,至于晚上大家都回家休息了,谁还出门?而且你普通人走路,肯定比拉三轮车走得快,真想快速移动,坐三轮反而更慢。

    因此人力三轮车根本不会在主城区里出现,唯独在夜幕落下后,不少在车行兼职的平民会拉车到镜湖路等候生意。那些不愿走路的公子哥,千金一掷的富商,才是他们的客人。

    乐语感叹道:“居然这么热闹……我还以为封城后这里会变得萧条。”

    “损失最大的是他们,影响最小的也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一个娇柔的声音在乐语后面传来:“越是在这种时候,就越要纵情享乐。难道在家里待着就能降低损失吗?还不如出来快活快活。”

    有道理,我有时候玩手机的时候,忽然想起自己没做作业,便会内心十分不安地继续玩手机……乐语转过头看向后面的佳人,嘴里还是忍不住‘噫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色露肩衬衣,浅粉色的百褶裙,驼色高筒长靴,黑发披肩,脸颊白皙透红,眉眼弯弯,任谁看到都要赞叹一声‘好一个清纯妩媚的少女’。

    就是下面比乐语的还大。

    后面的黑长直少女,自然就是阴音隐了。

    乐语最初看见阴音隐的时候,就感觉他骨架偏瘦,没想到居然真的能穿进女装。

    后来阴音隐拿出化妆盒,发网,假发,假睫毛,看得乐语都想大吼一声‘你为什么这么熟练’,而阴音隐只有一句话就堵住了乐语的所有疑问:

    「你觉得我敢在外面露脸?」

    这时候乐语才想起来,阴音隐可是禁忌技术·藏剑战法的修习者,发、须、睫毛皆是苍白色。他若是想在外面露脸,要么剃光头剃光眉毛,要么就得熟练掌握乔装技术,不然别人一看到他的白毛,拿刀砍死他不仅不犯法,还能获得政府嘉奖的小红花。

    等阴音隐戴好假发遮掩他的白毛,摇身一变,变成一个水灵灵的飞机场黑长直后,乐语才问他为什么不剃光头,剃光头不就不用女装了吗?

    「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还是光头,你这是在希望大家都看着我们吗?不引人注目,是间谍行动的常识。」

    乐语觉得阴音隐在扯谈,他就是不想剃光头罢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买的女装似乎也是今年爆款,而且还精通混声发声法,发出的女音毫无破绽,乐语强烈怀疑他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特殊癖好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藏剑战法需要关灯。

    以女性身份接近目标,提出关灯的暧昧要求,很少男人会拒绝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乐语都不敢继续细想。他忽然哆嗦了一下,转过头看见阴音隐正抓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进去啊。”阴音隐感觉莫名其妙:“快走吧,早点完成工作,早点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,仿佛他们是去杀了一只猪似的。

    乐语也只好哆嗦精神,跟阴音隐一起走向星刻歌舞厅。舞厅两名高大雄壮的门口看了他们一眼,乐语瞄了他们一眼,感觉到后颈隐隐发热,顿时收起轻视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,乐语也掌握了一种判断对方强弱的小技巧。当对方毫无遮掩展露气势时,如果乐语后颈发热,说明对方精神力比他低,实力大概率不如他;如果乐语后颈刺痛,说明对方精神力跟他差不多,难分胜负;如果乐语后颈没有反应,那对方要么是战五渣,要么他在对方眼里是战五渣。

    后颈脊椎是耀石芯片的植入点,精神力反馈结果会最先在后颈产生反应。乐语花了好长一段时间,才学会熟练读取后颈的信号,总感觉后颈里仿佛有个人在驾驶自己。

    这两个门卫的战斗力,大概跟高进差不多。但高进可是星刻军事学院的高材生,这两个门卫能比得上高进,说不定是临海军的退役军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镜湖路和十八街的区别,十八街的黑帮不敢惹统计司的人,而镜湖
第44章 最惨的偶遇(第1/3页)